百年变局中推动和平与发展的中国力量
习近平:在推动高质量发展上闯出新路子
李克强开会定了这件大事:132项政务服务即将实现“跨省通办”

“纸面服刑”15年案件背后:正义虽来临 真相仍待解

发布时间:2020-09-08  来源:新华网  字体大小[ ]

  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却仅在“纸面服刑”,并未入狱。此后又得以入党、当选嘎查达(注:嘎查达即村主任),甚至当选旗人大代表。此案件近来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目前,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法委牵头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已抵达呼伦贝尔市重新全面核查、调查该案,但这起案件背后,一系列疑团仍有待解开……

  原标题:“纸面服刑”15年案件背后

  新华社呼和浩特9月7日电 题:“纸面服刑”15年案件背后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刘懿德 贾立君 邹俭朴 叶紫嫣

  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却仅在“纸面服刑”,并未入狱。此后又得以入党、当选嘎查达(注:嘎查达即村主任),甚至当选旗人大代表。此案件近来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目前,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法委牵头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已抵达呼伦贝尔市重新全面核查、调查该案,但这起案件背后,一系列疑团仍有待解开……

  “纸面服刑”15年竟还拿到了“刑满释放证明书”

  一份原呼伦贝尔盟中级人民法院(注:现为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1993年6月9日的刑事判决书显示,1992年5月12日20时许,因发生口角,未满18周岁的巴图孟和捅了未满19周岁的白永春3刀。巴图孟和将其送医后,前往派出所自首。白永春因心脏破裂导致的大出血而死亡。

  法院判决被告人巴图孟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判决生效后,按正常程序,罪犯巴图孟和应从被羁押的陈巴尔虎旗公安局看守所,投送到监狱服刑。

  然而,巴图孟和实际上并未被投监服刑。“巴图孟和连一天牢也没坐过!”被害人白永春的母亲韩杰气愤地说。

  记者多方采访核实了解到,法院判决后,巴图孟和以“全身水肿、尿血”为由前往医院检查。就医后,他的母亲、姑父为其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并成为担保人。据多名当事人回忆,这份手续上,有数名当地时任政法机关主要负责人的签字。

  就这样,巴图孟和从陈巴尔虎旗公安局看守所“重获自由”。此后,巴图孟和也未按保外就医规定,向户籍地公安派出所报到并接受管理。

  2007年5月13日,也就是当年案发之后15年整,巴图孟和与母亲再次来到陈巴尔虎旗公安局看守所。他们提供了一份当年的判决书,而看守所的一名内勤人员,则为其开具了刑满释放证明书,并加盖公章。

  就这样,一天牢也没坐过的巴图孟和在纸面上“服”完了15年的刑期。

  “出现这种案件,确实让人震惊”

  2007年“刑满释放”的巴图孟和开始活跃起来。先当上了嘎查(村)会计,后又当选嘎查达,接着又入党、当选旗人大代表。

  而受害人白永春的母亲韩杰,则持续不断地反映巴图孟和的有关问题。2016年,韩杰长期反映的情况,终于引起陈巴尔虎旗公安局时任领导的注意。

  陈巴尔虎旗副旗长、公安局局长卢文锋说,得到这个情况以后,时任公安局局长哈斯巴根、政委石宏杉高度重视,“因为很震惊,在当时的法治环境下能出现这种案件,确实让人震惊。”

  “经过初查一看,这事是真的,然后马上就成立了专案组进行调查。后来局党委认为案件应该提格办理,2017年1月4日,当时的局党委开会决定,由政委石宏杉担任组长,来侦破这个案子。”卢文锋说。

  2017年4月7日,陈巴尔虎旗人民检察院向陈巴尔虎旗公安局下达将巴图孟和收监执行刑罚的检察建议书;4月10日,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对巴图孟和进行收监。

  “巴图孟和被收监之后,他所在嘎查的36名群众,第三天就到旗公安局举报。”卢文锋说,“他们联名举巴图孟和任嘎查达时,贪污侵吞集体财产。”

  后经调查,巴图孟和任嘎查达期间,骗取草原生态奖补资金24.5万余元,并指使他人虚列奖补资金发放表,侵吞嘎查集体草场草原生态奖补资金28.2万余元。

  陈巴尔虎旗人民法院2018年6月14日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被告人巴图孟和因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由于此前巴图孟和所犯故意杀人罪并未服刑,法院决定对巴图孟和所犯故意杀人罪、贪污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5年(刑期自2017年4月11日至2032年4月10日),并处罚金20万元,剥夺政治权利2年。

  正义虽然来临 真相仍待揭穿

  巴图孟和终于为自己的犯罪行为付出了代价。然而,对于失去儿子的母亲韩杰而言,事情远未画上句号。

  “快30年了,我啥都没干,就是一直为小儿子讨公道。”韩杰说,现在罪犯服刑了,但当年到底是谁把他释放了?到底谁来为此承担责任?“希望有关部门能查清楚这些问题,这也是我作为一名母亲最后的期盼。”

  陈巴尔虎旗公安局政委石宏杉表示,在公安机关看守所留所服刑的,刑期是一年以下的,要确实有重大疾病,不采取保外就医的形式就有可能出现死亡的,才可以办理保外就医。

  巴图孟和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1993年8月28日,原呼伦贝尔盟中级人民法院已经下达了执行通知书,应把他送到监狱执行刑罚,但是陈巴尔虎旗公安局却于1993年9月28日,给巴图孟和办理了保外就医。“这是严重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他是15年的重刑犯,旗公安局和看守所无权对他办理保外就医手续。”石宏杉说。

  卢文锋坦言,“我们也追责了一部分干警,包括一些干部,但是在整个这起案件中,我个人认为追责不够,有些违法犯罪的人员还没有被绳之以法,这是下一步咱们纪委监委,包括相关部门,要开展工作的一个重点。”

  一系列疑问仍有待解答:为何当年的保外就医手续实现了类似“一次开具,终生有效”的效果?为何无人对保外就医的罪犯跟踪管理?为何从未服刑的罪犯能顺利拿到“刑满释放证明书”?这些问题都有待彻查。

  目前,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法委牵头,联合纪委监委、法院、检察、公安、司法、监狱等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已抵达呼伦贝尔市开展工作。呼伦贝尔市委政法委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该市也已成立工作专班,重新全面核查、调查该案。

  上述两级政法部门表示,将坚决查清有关问题,还被害人以公道。调查结束后,将及时向社会公布有关情况,依纪依法严肃追究有关人员责任,回应社会关切。

中国法制传媒网摘编亓淦玉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