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主持常务会议:完善失信约束制度等措施
聚焦《关于切实解决老年人运用智能技术困难的实施方案》
李克强:上亿市场主体的坚强韧性是我们应对困难挑战的最大底气

近七成受访大学生为“圈”买单,是“剁手”还是“追求情怀”

发布时间:2020-11-09  来源:新华网-中国青年报  字体大小[ ]

   近七成受访大学生为“圈”买单,是“剁手”还是“追求情怀”——兴趣圈消费涌上Z世代的账单

  “‘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在杨晓的一张照片里,近百个形态各异的潮玩手办被精心摆放在卧室床头的橱窗中,“摆在正中间的旋转台上的几个是隐藏款,还有一些我通过二手平台淘来的热门款。”作为忠实玩家,杨晓表示自己满足于“抽盲盒”带来的“即时惊喜感”,更享受一次性集齐并珍藏全套手办的满足感。

  用超轻粘土制作冰箱贴,用滴胶制作手机壳,用金属零件制作耳环、手链……大三学生王格格是手作圈的一员。“每次想要买什么东西,挑不到喜欢的款式,就想着能不能自己买材料,按着自己的心意制作。”今年“双十一”,在别人抢购衣服、化妆品的时候,她早早就在购物车里添加了毛线材料,准备自己编织一条毯子。

  “Z世代以兴趣划圈,圈层文化的消费潜力也在不断展现。在以电竞、二次元、模玩手办、国风为代表的圈层文化消费市场中,Z世代占据主力。”CBNData《2020Z世代消费态度洞察报告》这样写道。中青校媒就“Z世代圈层文化的消费现象”面向全国907名大学生展开问卷调查,结果显示,69.72%被调查者会为自己所在的兴趣圈消费,其中,44.43%受访大学生每年在爱好上支出几百至千元不等,35.94%每年花费超过1000元,也有19.63%几乎不花钱。

  这届年轻人更愿意为兴趣付费

  李芳馨在《亚文化网络趣缘群体的聚众传播探究——以手帐文化为例》中提到,网络趣缘群体大多具备强大的商业潜质,其线下活动往往离不开分享和消费。

  李璐从大一“入坑”手帐圈,至今已经快四年了,手帐成为她大学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和手帐的缘分源于在微博上学习经验帖子,她发现有的博主分享的内容,不仅有析缕分条的知识,还有各式好看的花体字、胶带拼贴、印章等元素。“好希望我也可以做出这样好看又有创意的记录。”

  于是她关注了不少圈内“大佬”,也开始购买好看的本子、胶带、彩色笔,记录自己的日常生活。手帐圈流行的胶带品牌多样,有一些国际品牌,还有国内的一些“小作坊”社团自己生产,每卷的价格大约在10到40元不等。手帐本也往往超过普通文具的价格,贵的本子要几百块以上。“最开始入坑的时候热情爆棚,每天都想着买,第一个月就花了1000多块钱。”对于当时大一的李璐来说,这笔钱确实是一笔不小的开销。“那个月一次都没有外出吃过饭,也压缩了其他的开销。”

  刘馨雅从初中便开始爱上了汉服,最近“双11”,攒了大半个月生活费的她下定决心,买下了购物车里那套收藏了很久的刺绣汉服。已经有了满满一箱不同款式汉服的她,希望将来能有一个专门用来存放、试穿服饰的房间。“这个房间将会是我的快乐源泉,‘六米摆’(汉服的一种形制——记者注)的褶子一开,我什么烦恼都没了。”《2020Z世代消费态度洞察报告》显示,Z世代贡献了Cosplay品类近四成销售额,其古风服饰销售额增长更是连续两年超300%。

  今年大二的吉文喆是烘焙的忠实爱好者,每个周末都要在家和妈妈一起做点心和蛋糕,并邀请邻居们一起品尝。高二时,她陪妈妈一起做烘焙作业,第一次尝试了《梦幻甜点师》中千层蛋糕的制作,她对烘焙的兴趣也开始萌芽。随着对烘焙学习的深入,她逐渐开始尝试用不同材料、不同方法进行制作,对烘焙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为了更优质的口感,需要换标准更高的烤箱,为了更丰富的口味,需要买不同的材料多次进行尝试,为了更多变的造型,需要常常购进新的模具、小装饰和刮刀之类的工具,“‘一入烘焙深似海’,每次看到造型口味很别致的糕点就会忍不住自己尝试去做,为了做出款式新颖精致的云朵蛋糕,我还特意买了小型的棉花糖机。”

  大学生沙莎“入坑”JK制服圈是从一年前开始,当时,她从已经是圈内成员的学妹处借了一条裙子拍照,“一穿上就觉得好好看,也非常适合我”。于是她很快成为JK圈的一员。